花卉画为文化交流敞开大门

阳光先生/2020-01-18/ 分类:文化底蕴/阅读:
曾经被视为当代艺术的次要形式的花卉绘画协助加里·布科夫尼克(Gary Bukovnik)在我国找到了新的观众。 ...


曾经被视为当代艺术的次要形式的花卉绘画协助加里·布科夫尼克(Gary Bukovnik)在我国找到了新的观众。


这位旧金山画家在我国越来越受欢迎,近年来他的花卉水彩画在博物馆中屡次展出。

他的大型绘画描绘了各种花卉,包括牡丹和荷花-我国艺术家最喜欢的题材。

布科夫尼克说,招引我国观众的是他画中的颜色和花朵。他说:“他们是关于幸福。他们是关于爱与欢乐。

这位73岁的画家画花已有40多年的前史,但是他说,当他承受艺术教育时,对花朵有成见。

他说,在1960年代末和1970年代末,抽象表现主义被认为是“一种艺术气质或思维的终究表达”因而它不被视为合法的主题。

布科夫尼克说,在我国,没有哪个概念比另一个艺术更有意义的先入之见,而水彩画本质上与我国艺术有着血缘关系。

自2011年首次引入我国以来,布科夫尼克的作品已在该国广泛展出。他曾在上海,北京,苏州,天津,厦门和Chen州的博物馆举办过11个个展。

他的最新作品《永久的春天》是一本大型的茶几,有超越120种五颜六色插图和中英文文字,上一年由上海公民美术出版社在我国出版。

在过去的9年中,他15次拜访我国也给他带来了“大开眼界”的阅历。

布科夫尼克说:我的眼睛被世界上看待日子的许多不同方法所招引。我从另一种务实的看待事物中收获颇丰。

他说,在我国传统绘画中,尤其是那些诗意画风的绘画中,人们能够看到其间更多的意义,那便是日子和爱情以及对每个人都重要的一切事物。

加利福尼亚圣塔克拉拉硅谷亚洲艺术中心主任舒建华说,鸟和花是我国传统绘画中的三个主题之一,这是在人物画和山水画之后出现的。

舒说:但是与其他两个主题比较,花鸟在与外国的文化交流中起着更为重要的效果。一个很好的比如便是我国画家张书其的《百只鸽子》。

这幅名为《和平使者》的画作,也被称为“百只鸽子”,描绘了100只飞行的鸽子,上面放着花草树木。它于1941年作为我国送给美国总统富兰克林·罗斯福的礼物,赠予罗斯福连任第三任总统。

听说,这幅画在承受白宫之后已经成为白宫的装饰,后来在纽约海德公园的富兰克林·罗斯福总统图书馆和博物馆的展览厅展出,现在永久保存。

舒说:这幅画的形象在美国通过媒体报道而声名远扬,激发了美国公众对我国花鸟画的酷爱。

张(1900-1957)是一位著名的花鸟画家,以东方主题与西方技巧和概念的结合而出名。

这似乎是我国的传统,但会招引美国的观众,张的儿子,斯坦福大学美国前史学教授高登·H·张在其论文《我国绘画来到美国:张书启与交际》中写道。艺术的”。

艺术本身便是一种前言,是一个渠道,能够用来促进跨越各种根源于传统,信仰,社会习俗,地域,时代和价值观的界限的对话。艺术是文化交流与互动的途径,Chang写道。文章。“他(张)为他对东西方艺术互动和艺术交际的贡献感到自豪。

布科夫尼克说:在旧金山湾区域,咱们真的很走运,因为有许多不同的文化混在一起,所以在这里咱们对我国文化有了更好的了解。艺术是不需要翻译的言语。通过艺术,您能够直言不讳。
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环球国际客服
感谢语感谢天感谢地
感谢在网络相遇
新闻自媒体Copyright ©1998-2025 环球国际客服 版权所有
感谢语